又一金融巨头爆雷,至少亏30亿!

发布时间:2020-01-25 聚合阅读:巨头 至少 金融 雷,
原标题:又一金融巨头爆雷,至少亏30亿!一爆雷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!在2019年年初上市公司一波“天雷滚滚”的业绩爆雷潮之后,2020年年初,新一波的爆雷潮如期而...

原标题:又一金融巨头爆雷,至少亏30亿!

爆雷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!

在2019年年初上市公司一波“天雷滚滚”的业绩爆雷潮之后,2020年年初,新一波的爆雷潮如期而至:

华策影视预计2019年亏损12.9亿,华东科技预计2019年亏损56-59亿,长园集团预计2019年亏损7.5-9.5亿......

金融业知名上市公司安信信托,也爆出了巨亏大地雷:

1月22日,安信信托(600816.SH)发布2019年年度业绩预亏公告,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,预计2019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,将出现亏损,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-30亿元到-35亿元。

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,净利润为-31亿元到-36亿元。

就此,安信信托这颗超过30亿的地雷正式在市场引爆。

2018年,安信信托净利润为-18.33亿元,当年扣非后净利润为-19.97亿元。

在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之后,安信信托,这家曾经满是光环的上市公司,将在2019年年度报告披露后被实施“退市风险警示”,也就是股票简称将带上“*ST”。

如此大额的亏损也引来交易所的关注,上交所给安信信托发出问询函,要求公司对金融资产减值等事项做出解释。

安信信托的资产减值是怎么回事呢?

具体来说,安信信托2019年度需计提金融资产信用减值损失及公允价值变动损失约36.8亿元,其中主要包括:贷款类资产减值准备约6.9亿元,债权投资类资产减值准备约25.7亿元,交易性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损失约4.2亿元。

说通俗点,贷款类资产减值就是贷款坏账损失,债券投资类资产减值就是债券爆雷之类的损失,而交易性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损失可以理解为炒股票的亏损。

超过30亿的亏损,对任何公司都不是小数目。

受业绩巨亏预告的冲击,1月23日,安信信托直接一字跌停,截止收盘,跌停板的封单高达97万手,这意味着后期股价非常不乐观,至于是不是连续跌停,那只能“听天由命”了。

巨亏超30亿的安信信托,已经游离于退市边缘,但仅仅在两年多前的2017年,它的信托业务收入在全行业还高居第一,净利润还排名第二。

2014-2017年,安信信托归属净利润分别为10.2亿、17.2亿、30.3亿、36.7亿.

金融行业,很大程度上“靠天吃饭”,作为股市玩家,安信信托危机集中爆发的2018年,正是股市几乎全年都在下跌的一年。

这两年股市里的超级大熊股,也都是退市结局已定的印纪传媒和中弘股份,恰巧都是安信信托投资过的股票。

2018年2月,安信信托耗资约13.61亿买入印纪传媒约1.07亿股,成交均价为12.75元/股。安信信托成为公司第四大股东,并一直持股至今。

在2018年底,安信信托就对印纪传媒计提减值准备10.55亿。

而目前,印纪传媒已经沦为退市股,在退市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股价已经不到3毛钱,这意味着安信信托的这笔投资基本上全部打了水漂。

再来说说中弘股份。

安信信托对中弘集团持有债权5.5亿,这个债权是以“中弘股份”的股票作为还款保证,该笔债权于2018年12月31日到期。

中弘集团是地产界的知名企业,北京著名楼盘“中弘像素”即为中弘集团所开发。

但这两年,中弘集团经营状况一直恶化。中弘股份于2018年12月27日,也就是安信信托持有其债权到期的前几天,就退市了。

中弘股份的爆雷,让安信信托损失惨重。

2018年,连踩地雷的安信信托营收和净利润都出现暴跌,负债总额飙升到188亿,压力极大。

公司的日子已经很难过了,高管们是不是该以身作则,缩减薪水共度时艰呢?

答案恰恰相反!2018年,安信信托的高管不仅没降薪,反而逆势涨薪。

当年,安信信托有11位高管年薪超过100万,其中3位高管年薪超过500万,总裁杨晓波年薪更是超过1000万。

高管爽歪歪地涨薪,员工却苦逼了。2018年,安信信托员工平均薪酬从2017年的165.86万下降到30.86万,下降幅度高达83%。

难道,这是用员工的薪酬去补贴高管了?

2018年10月31日,安信信托发布公告,公司总裁杨晓波因个人原因辞职,不再担任安信信托任何职务。

在业绩巨亏,又拿到高额薪水之后,杨晓波化身“潇洒总裁”,彻底说拜拜!

2019年,A股一扫2018年的颓势,出现明显反弹。全年下来,上证指数上涨22%,深成指大涨44%,创业板指数大涨43.8%。

然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由于深陷爆雷股的泥潭,安信信托2019年依然亏损严重。

这几年在业务发展中采取的激进策略,不仅让安信信托屡屡踩中股市大雷,更是陷入到多起诉讼当中。

在相关诉讼中,安信信托还全部都是被告。

2018年6月,安信信托控股股东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(简称“国之杰”)将10亿股股份,质押给了安信信托合作方济南畅赢金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(简称“畅赢金安”)。

之后,国之杰与畅赢金安闹掰,畅赢金安将国之杰告上法庭。

2019年1月28日,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判决,将国之杰持有的5.91亿股安信信托股份冻结。受此冲击,当天安信信托股价大跌7.88%。

这其实还是早一点的诉讼,这几个月,安信信托又有诉讼缠身。

2019年11月15日,安信信托发布公告,披露公司处于被告地位的诉讼案件有21宗,其中4宗已收到判决书;2宗已达成和解协议;15宗案件尚在审理中。

这些诉讼,涉及金额巨大。其中安信信托受让信托计划受益权及承担相关诉讼费用合计约84.7亿元,已判决案件的金额10.2亿元,达成和解的案件金额9.1亿元,尚在审理中的案件金额65.4亿元。

最近,上市公司千红制药因为与安信信托的信托理财合同纠纷,将安信信托告上法庭。

原来,千红制药于2018年向安信信托购买了三笔信托计划,信托计划到期后,却出现本金及部分利息逾期未兑付的情形,且安信信托未按合同约定履行远期受让协议。

结语

激进的扩张,让安信信托一度站在了中国信托行业的巅峰。公司曾是“唯一一家在上交所上市的信托公司”,唯一连续3年入选MSCI中国A股指数的信托概念股。

但成也扩张败也扩张,作为金融行业的公司,安信信托投资股票屡屡踩雷,损失巨大,请问风险控制在哪?尽职调研在哪?高管们拿着高薪,但有没有具体的人承担责任?

如今的安信信托,别说重返巅峰了,能保住这个壳恐怕都要烧高香了!

另:长期坚持原创不容易,大量粉丝还没有养成阅读后点在看的习惯,希望大家在阅读后顺便点在看,以示鼓励!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